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吴清扬 > 当直男打起医美针——跨领域我也是韭菜,但我悟出一个买方投顾道理

当直男打起医美针——跨领域我也是韭菜,但我悟出一个买方投顾道理

前段时间做了个医美项目。

事情是这样的,之前研究医美行业股票的时候,深叹于现代医美技术竟已发达至斯,换头术、换脸术层出不穷。

瞬间有个想法,感觉自己从小学就熬夜打游戏搞出来的黑眼圈,有必要依赖现代医美技术治一治。

基金经理的执行力一般都是比较强的。

我马上找了朋友圈里做医美行业的朋友,去医院面诊咨询了如何搞黑眼圈的问题。医院从销售到咨询再到主任,美丽小姐姐们走马灯似的来了一圈,给我提了各种建议。最后买了个套餐,搞了4D和杏枝山,再加上嗨体熊猫针,花了两万多块钱。

隔三差五去打针,打了几次下来,在我照常熬夜的习惯之下,黑眼圈不仅没有减轻,反而好像更严重了一点点。

后来我跟另一个精通医美项目的朋友聊天,人家就说其实我这几个项目里也就几千块的熊猫针对黑眼圈有用,其他的那两万多的针几乎都没啥用,当了韭菜不说,还被各种嘲笑。

回来跟江总吐槽这事,江总就说,你知足吧,人家做医美的漂亮姑娘精神小伙儿,对医美项目门儿清,当然不会被割;但人家辛辛苦苦工作赚的钱,没准儿一转头就都投在股票、P2P、山寨币里了,被金融市场割了大韭菜。你想想谁更惨?

这心里一下就很平衡了:确实,跨了领域,谁还不是个韭菜呢?

盲目投资才是人生最巨额的消费。

好在我只是花了点小钱,被割了茬儿小韭——极其庆幸。

之所以说这些呢,是因为昨天终于打完了嗨体熊猫针。

打之前十分害怕,做了很久心理建设——我虽然是个大男人,但其实还挺怕疼的。

之前做4D就觉得有一点刺痛,结果后来朋友说这个熊猫针更疼,搞得我心里非常没底:万一到时候打一半真遭不住,轻则嗷嗷叫唤,重则直接喊停,岂不是太丢人?

于是我在今天刚一坐下,就问医生能不能多给我打点麻药,朋友说会很疼。

医生就笑问我,你这个朋友是在我这打的吗?那当然不是。医生表示那他肯定不知道,我打不会让你疼的,就打麻药那下疼一点,其他的都不怎么疼。

针打下去果然还好,只有推药的时候有一点疼,靠近眼眶的针稍微有点刺痛,其他的几针基本都没啥感觉。过程中医生还一直安抚我,说如果感到疼了及时告诉她,她重新调整下进度。

医生的这个话,让我放松了许多。

当时我就想,医生这个沟通过程,跟我们帮助那些从来没有投过股市的家庭,从零开始展开股类投资非常像。

一般参与股类投资经验比较少的投资者,往往一上来就会问:听朋友说股类风险特别大,是不是有可能亏很多很多?

你看,是不是跟我去打针是一样的——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恐惧,来源于未知。同样,没接触过股类的投资者,往往也会把股类投资当成洪水猛兽。

我们在一开始接手辅导家庭投资的过程中,首先会做一个咨询,咨询里会把各类资产的实际风险程度讲清楚。

比如08年和15年股灾,最多跌过50%~70%;除此之外的熊市常规下跌,20%~30%就已经算是比较大了——我们据此来计算,买多少股类能让整体组合承受合适的波动,以及利用科学投资方法,避免泡沫期大幅加仓,可以有效降低波动等等。

咨询中讲清楚只是个开始。在实际方案的执行和调整中,还需要持续不断地考虑客户的主观感受。当股市每逢下跌的时候,我们除了分析客观的未来市场场景和应对判断方案,还要经常问问投资者自己的主观感受——也就是“疼不疼”。一定程度上也要结合客户的主观感受,调整既定的应对方案。

和我们有过一段共同配合经历的投资者,面对日常的市场起落、消息恐慌,往往能保持比较淡定的心态,没有一开始那么闻风色变了。
 



推荐 1